徐水良论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

 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浅层意义,自然是建立一个反对党;其中层意义,是
冲破中共党禁.这些,人们都不难理解.但其深层意义是什麽呢?也许有些
人就不太理解了.其实,意义之一,就是争取走和平,渐进,平稳转轨这
改良道路的一个重要步骤.走改良道路必须突破党禁,党禁不突破就无法走
改良道路,这本是一个浅显道理,可惜改良派的朋友往往不懂,因此,他们
对中国民主党建党持消极甚至反对态度,海外民运的改良派,其实并不是真
正的改良派,而是评头论足的取消派.现在,这些工作都由革命派在做,他
们是在背後批评,反对,主张等待.等待什麽呢?等待中共改革.反对的
理由又是什麽呢?理由是会打乱中共改革,或者说打乱中改革改革派的改革
因为中共的改革就是改革派的改革,说这会帮顽固派的忙.此外,还可能造成
损失.如此看来,中国民运,包括千百万老百姓参加的八九民运自然都错了
老百姓的一切反对行动都错了.难怪他们过去一再指责民运,包括八九民运
的做法,指责它们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.中国民运及老百姓的努力在他们看
来全是多余的.四五运动,七九民运,八九民运,按这逻辑,当然也是多
余的.同改良派谈话很费劲,因为他们认为,除了等待中共改革以外,没有
其他办法,(他们有的人明这样说,也有的并不明讲.)因此他们对我们
的一切行动主张都加以反对.由于他们是一种软弱无力取消派,因此人数越
来越少,剩下三五个兵,这也毫不奇怪了.

  中国民主党的建党行动,倒是一种真正的争取改良的行动,他们的一切
做法都依中共法律,严格按照法律办事,采取和平,理性,非暴力的方法,
没有过激行为.他们把一贯视法律为装饰,将法律当作自己实行一党专制无
法无天行为遮羞布的中共,置於难堪境地.中共不得不在全世界面前践踏自
己制订的法律,践踏国际公认的人权则.因此受到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的
强烈谴责,而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则受到泛的同情和支持.最後,中共
不得不释放了除王有才以外的其他十几位成员,而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仍
在公开活动.可以说,这是中国民运历史上取得成果与损失相比,效果最好
的行动或行动之一.任何行动都会有付出,企图不受任何损失,有不采取
任何行动,像前面提到的取消派那样做.而我们祗能争取成果与损失相比,
相对较好的效果.

  国际国内的强烈反应,在这情况下中共的应对方式,以及最後的结果
都表明,建立反对党的时机已经成熟,尽管党禁的完全冲破,要有一个过程
中共决不会轻易允许反对党合法登记,但反对党的公开存在却是浙江已有的
事实,这就是很大的胜利.中共加强镇压的可能性当然存在,这个胜利仍然
还不巩固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但这正是需要我们努力的地方,而不是反对
的理由.国内各地民运人士和不少有志之士积极要求参加或建立中国民主党
组织的情况,也表明时机已经成熟.从人民方面说,取消一党专制已经成为
共识,而成立反对党则成为共同的希望,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勇敢者意投入
行动;而中共党内,包括高层,也普遍感到一党专制搞不下去了,维护一党
专制,为既得利益集团卖命的人也越来越少,这就是时机成熟的原因,这也
是中国民主党组党事件向我们显示的意义之一.

  中国民主党的组党尽管祗有很短时间,却在当代民主最重大的关键问题
上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;相反,取消派和许多人认为比较容易搞的独立工会,
化了很大努力,却成效较小呢?这是因为,我们必须按客观规律办事.在大
陆,建立反对党和建立独立工会,其风险差不多,但工会是群众性组织,一
个工厂,要建立工会必须有大批群众,而政却不是群众性组织,并没有群
众性要求.取消派祗是按自己头脑中空想,坚持要先建立工会,认为建立工
会的条件成熟,而建立政的条件却不成熟,完全把事情搞颠倒了.建立工
会,建立政,都是人民的权利,我们都必须大力支持,并且,建立独立工
会的准备工作早应进行,但在运作中,却必须根客观实际,而不是根空
想.从去年年底以来,笔者一直批评这些人的空想,坚持上述观点.可惜我
们的取消派朋友非常顽固,不可理喻.且他们的顽固思想,对民运的实际运
作有重大破坏作用.

  事实上,在目前条件下,成立独立工会,需产生突发事件,才成为现实
可能,而在大多数情况下,客观条件并不成熟.把成熟的事说成不成熟,用
不成熟的事反对成熟的事,那就什麽事都做不成.独立工会的工作,当然必
须作,目前,可以进行秘密串联,成立秘密筹备组织,尤其在打工仔中开展
这些活动.但可惜,我们的取消派朋友不肯做,他们反对一切秘密组织和秘
密活动.在这同时,他们却要鼓动政治性的民运人士,去搞公开的独立工会,
而在一般情况下,工会由非政治性工人成立.这样做,既害了民运人士,又
损害可能进行的独立工会的正常准备工作.借用他们自己常常批评别人的一
句话,这是去让别人作无谓牺牲.  

 当然反对党的存在,甚至党禁在未来的完全突破,中共允许反对党合法注
册,解除党禁,也祗是走改良道路的必要条件,而不是充分条件.走改良道
路,还必须有其他条件的配合,否则,这条道路可能仍然走不通,但突破党
禁却是走这条道路并不可少的一步.

  我们已经强调,改良的权利是统治者的权利,是否解除党禁,最终取决
於中共.但中共却决不会自动解除党禁.党禁的解除,仍然要靠中国人民的
努力,以及国际社会的压力.祗有这努力和压力大到中共难以抵御,大到
中共党内大多数,包括高层多数都认为不能抗拒,中共的党禁才能冲破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水良

                    (中国民主党海外发言人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8.8.20




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

China Democracy Party Overseas Office

xy@okcom.net
1319 18th St, NW
Washington,DC 20036
United States


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